Libra改头换面、收敛野心 数字货币峰回路转?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原标题 Libra改头换面

来源 北京商报

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第一个吃螃蟹总是难的,这一点,Facebook应该比谁都清楚。从数字货币项目Libra诞生以来,Facebook已经接受了太多质询的目光,直到今天仍然没能拿到心心念念的“通行证”。为此,Facebook不得不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不仅将Libra更名为Diem,还将方案改头换面了一番。但这一次,阻力或许不会比去年少,毕竟当初的蓝海里现在已经挤满了跃跃欲试的“同行”, Diem已经不占先机。

大规模调整

或许是Libra这个名字已经在监管部门心里埋了根刺,Facebook决定从里到外,对自己的数字货币项目改头换面一番。

当地时间12月1日,Facebook官网更新的信息显示,原本拟推出的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更名为Diem,Diem Association(Diem协会)负责这项数字货币计划的运行。Diem协会首席执行官Stuart Levey解释称,Diem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日”。

“这表示该项目将迎来新的一天。”在Diem协会的官网上,声明这样写道。Levey表示,周二宣布更名是对该项目进行调整的一部分,以强调其更为简单的结构。

Levey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最初的名字与该项目的早期方案有关,但监管机构对此反映不佳。我们已经大规模调整了该方案”。

除了项目本身的名字变更之外,Diem协会还介绍了其新的数字钱包名称Novi(此前名为Calibra)。今年5月,Facebook将Calibra更名为Novi Financial。在此次的声明中,Diem协会也对更名作出了解释,称Novi的灵感来自拉丁语单词,“novus”代表“new”,“via”代表“way”,表示一种新的汇款方式。

至于Diem具体的推出时间,似乎仍然不甚明朗。就在几天前,11月27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参与Libra计划的三名人士表示,数字货币Libra准备最早于2021年1月推出。其中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初只会发行锚定美元的单一货币,锚定其他货币和锚定一揽子货币的Libra则将在稍后推出。

但对于这一消息,Levey并未置评,仅表示,只有在获得瑞士金融市场监管机构的批准后,Diem才会推出。北京商报记者也就此联系了Diem协会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新的团队也随着这次更名而浮出水面,比如Dahlia Malkhi为首席技术官。值得一提的是,在新的团队中,法律团队阵容强大,除了Steve Bunnell为首席法律官,Sterling Daines将任首席合规官,Ian Jenkins为首席财务和风险官,Saumya Bhavsar为总法律顾问。

收敛野心

从名字的改变,到新团队的构成,再到只锚定美元的结构简化,Diem似乎在努力摆脱过去那个Libra的影子,毕竟后者勃勃的野心不仅让监管部门如临大敌,也“逼”走了不少初时的伙伴。

2019年6月,伴随着29页白皮书的公布,Libra横空出世,像一条被扔进全球货币体系的鲇鱼,掀起了一池的波澜。白皮书中写道,“Libra的诞生是为了让全球所有人,不论贫富,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就能使用方便快捷、成本低廉且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务”。

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管理学教授Nir Kshetri也坦言,在通货膨胀率高、利率高和汇率不稳定的经济体中,包括Libra在内的加密货币对消费者和企业具有吸引力。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多少有些骨感,等待Libra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一轮又一轮的考问。在白皮书公布后的4个月内,美国国会已经针对当时的项目负责人戴维·马库斯以及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开了两场高规格的听证会,“Libra如何进行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防止贩毒集团等非法利用?”“Facebook是不是野心太大?”……

监管高压下,Libra协会内部也分崩离析。去年,包括Visa、万事达、eBay、PayPal、Booking等企业在内的7家创始会员宣布退出该协会。今年1月,英国电信巨头沃达丰也宣布退出。截至目前,算上加拿大电商巨头Shopify等新成员,Diem协会共有27个会员。

接二连三的打击下,Libra自身也作出了不少让步,在此次改名之前,今年4月,Libra协会发布了新版白皮书,对Libra支付系统设计方面做了四项重大更改,如除了多币种代币外Libra还将提供单币种稳定币、持续开发一个满足金融合规性和全网范围风险管理的框架等等。

Libra的妥协意味已经很浓了,但仍然无法完全打消监管的忧虑。今年10月,七国集团(G7)的一份声明草案显示,世界七大经济体的金融领导人表示,在得到适当监管之前,他们反对Facebook推出Libra稳定币。

新的挑战

如今的改头换面似乎是Diem又一次对监管部门表决心,但时过境迁,当下的环境对于Diem来说,有喜也有忧。

今年10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IMF发表了针对数字货币的演讲,其中提到,私营部门启动的像Libra这样的项目加速了央行启动数字货币的进程,美联储对与私营部门在数字货币上合作持开放态度。

之于Diem而言,这似乎是一个积极信号,但值得警惕的是,美联储松动的表态不仅是针对Diem,更像是对于广泛的数字货币。这意味着,在Diem有望获批的同时,其他的数字货币项目也看到了类似的希望。

比如Diem曾经的伙伴——Libra协会创始时的成员PayPal。在今年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PayPal首席执行官Dan Schulman直言,PayPal计划于未来支持更多数字货币。PayPal在10月首次宣布计划向美国用户开放加密货币交易,但只对一小部分PayPal账户持有人开放。根据PayPal的设想,未来在其平台上,所有符合条件的用户都可以开始购买、出售和持有数字货币。

不只是PayPal,华尔街也蠢蠢欲动。今年8月,高盛全球数字资产主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根据其描述,该数字货币很可能是一种与法币挂钩的稳定币。他还透露,高盛可能会设立一个新的固定资产部门。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晓芮指出,由企业发起的数字货币项目,本质上是企业商业化的尝试,目的是为了扩大商业机构的影响力,而没有考虑到扩散可能带来的监管风险问题。

苏晓芮进一步分析称,上述数字货币项目对监管可能形成一系列挑战:信息安全、隐私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税收安全;金融稳定,商业机构的数字货币项目如果不严加监管,有可能沦为洗钱等违法犯罪的帮凶。在苏晓芮看来,如果Libra只锚定美元,还是会降低一些风险的。

而全球各国央行在感受到了威胁的同时,也打算先下手为强。“全球大约80%的中央银行正在探索CBDC(央行数字货币),”鲍威尔说,“CBDC可能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改善支付系统,而激发我们兴趣的主要正是这一领域。”

以日本为例,据了解,由日本三大银行等30多家公司组成的团体联盟,将进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实验,最快将在明年开始发行一种通用的民间数字货币。今年10月,深圳市罗湖区宣布将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这是央行数字货币第一次面对普通群众。

对于CBDC与Libra等商业数字货币的区别,苏晓芮表示,以我国数字人民币的“可控匿名”属性为例,匿名属性与商业机构的数字货币相同,但“可控”方面存在区别,例如我国数字人民币坚持央行中心化的管理,但Libra这种打算是去中心化。

“企业等私人主体发行的数字货币,面临的挑战主要是无法得到监管的认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分析称,与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相比,私人主体发行的数字货币背后缺少国家主权信用背书,不具有无限法偿能力,价值也不稳定,自然无法广泛流通。无论是锚定一揽子货币还是只锚定美元,Libra仍然是代币而不是法定货币,其风险也不会因此而降低。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