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赎不回来,”关系人”卷入私募暗道 佳源创盛”消化债券”余波未了

基金赎不回来,“关系人”卷入私募暗道,房企“消化债券”余波未了

来源: 资本深潜号

基金持有人与私募机构的纠纷,通常聚焦于投资者适当性和业绩层面。

一宗“非典型”案例浮出水面,持有人选择与私募对簿公堂,核心诉求是查看净值数据。

这位持有人大有来头,是浙江一家知名房企的关系企业,系所购私募基金的唯一客户。

然而,涉事私募机构并没有失联跑路,而是处于正常运营的状态。

看到这里,读者想必十分疑惑:基金净值为何要遮遮掩掩?

其实,这背后是一场债券结构化发行闹剧。

“你买我私募基金,我帮你消化债券”——多年来,债券私募与债券发行人以上述模式进行“合作”。

然而,债券结构化发行身处灰色地带,风险颇高,甚至造成个别百亿债券私募踩雷。这个利益链条中,房地产企业为了顺利融资,也选择与债券私募合作。

这场历时多年的“合作”颇具戏剧性。

01

何为债券结构化发行

资管行业曾先后出现数家百亿私募(亦有券商资管/公募专户),就是通过债券结构化发行,不断扩容管理规模,也直接帮助到企业融资。

部分信用资质较弱的民营企业,发行债券时会选择上述模式。

说简单些,所谓结构化发行分为两个部分,私募机构认购债券发行人(企业)的债券,债券发行人认购这家私募的基金。

具体操作中,双方通过协商,有很多不同的操作。

一家企业准备发行Y亿元的债券,但限于自身信用评级较低,于是找到一家债券私募“帮忙”。

比如:债券发行人(企业)认购私募基金的劣后级X亿元,私募管理人再通过定向募集优先级资金Y亿元,这只私募基金成立后的规模就是X+Y亿元。

又如:债券发行人(企业)认购私募基金平层级X亿元,基金投向包括其他多个债券发行人的债券。

再如:企业认购私募基金平层级X亿元,并委托一个过桥方认购私募基金Y亿元,X+Y亿元最终认购这家企业的债券。之后私募机构将这些债券质押,再融入Y亿元,过桥方赎回基金份额并退出,之后私募机构不断滚动融资,直至债券兑付。

02

房地产企业“寻求合作”

浙江一家名为佳源创盛控股集团(简称“佳源创盛”)的企业,旗下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化工、市政园林、健康养老等,2016年-2017年曾发行债券融资,并通过关系企业与私募“合作”。

此前有消息,当时佳源创盛亦为了顺利融资,还曾与北京百亿债券私募千为投资进行投融资合作。双方采取的模式为千为投资亲自出资“消化”佳源创盛的债券;佳源创盛也同时出资,购买千为投资的私募产品。

然而,佳源创盛持有的私募产品持仓中,底层的其他企业债券出现兑付问题,导致投资本金损失。

本文讲述的案例,依然是涉及佳源创盛债券的“消化”,由发行人的关系企业远盛公司与私募进行“合作”。

这场合作的双方分别为:远盛公司(佳源创盛的关系企业)、私募机构吴声资产。

2018年,双方约定远盛公司作为基金投资者,出资人民币5000万元申购吴声资产的固定收益1号私募基金的基金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私募仅接受远盛公司作为投资者的申购,不接受其他投资者申购,该基金为单一投资者基金。

03

基金赎回遇到波折

这场纠纷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远盛公司买入私募基金后的第二年,即2019年8月远盛公司向吴声资产提出赎回申请,2019年9月4日,吴声资产致函远盛公司,表示已经收到了基金赎回申请表,声称要引入新的投资者,承诺最晚在2019年9月20日前完成赎回工作,并将相应款项返还远盛公司账户。

然而,远盛公司直至起诉之日仍未拿到赎回款。

远盛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吴声资产向远盛公司出具吴声固定收益1号在2019年8月23日的基金份额净值并计算当日的赎回款项金额。

这也就是文章开头的持有人打官司看净值的描述。

之后,双方做出“妥协”。

双方达成一项新协议:吴声资产指定投资者在2020年9月份分两笔买入2亿元标准化债券;远盛公司则向法院撤回案件诉讼请求。

被指定的投资者买入的债券为 “16佳源01”或“16佳源07”,也就是佳源创盛的债券。“16佳源01”债券的到期日为2021年8月23日,“16佳源07”债券到期日为2021年10月18日。

04

吴声资产何许背景?

本案涉事的债券私募无声资产,是一家广州地区的私募,成立于2016年。

截至目前,员工人数总计5人,登记的管理规模区间为5-10亿元。

无声资产官网的团队介绍中,员工工作背景涉及万联证券、茂典资产和东海证券,上述机构的业务均涉及固收领域。

该机构于2020年10月23日被广东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主要问题包括管理的部分私募基金存在向个别投资者支付固定利息的情况;高级管理人员发生变更后,未及时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告。

吴声资产在庭上道出了这场合作的奥秘:

“佳源创盛发行大量的公司债券,部分债券实际由其关系企业持有。佳源创盛有强大的主观意愿要求其他主体认购其发行的公司债券,或者由第三方承接其关系企业认购的其发行的公司债券。远盛公司是佳源创盛的关系企业,否则,也没有理由解释远盛公司要通过认购吴声资产管理的私募基金产品换取吴声资产协调合格投资者认购佳源创盛发行的债券。”

05

买债者未找到

如上文所属,虽然双方一度做出妥协,私募管理人继续找投资者,但这条路再遇波折。

据裁判文书,吴声资产指定的投资者于2020年9月14日买入佳源创盛发行的标准化债券1亿元,但另一笔1亿元购债并没有如期找到投资者。

这种背景下,远盛公司认为:吴声资产的义务是购买两亿元债券,远盛公司的义务是继续持有基金,虽然双方互附义务,但有先后履行顺序,只有在吴声公司完成两亿债券的购买后远盛公司才有义务继续持有案涉基金。

远盛公司指出:由于吴声资产尚未完成购买两亿元债券的义务,故远盛公司无义务继续持有案涉基金份额。

换言之,既然债券私募未能找到投资者“消化债券”,发行人的关系企业也就不会继续持有私募管理人的基金。

二审法院认为:双方的协会并未就吴声资产指定投资者未完成此次认购的后果进行明确约定。远盛公司以吴声资产未能按照约定时间买入佳源公司发行的标准化债券为由要求按照《基金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进行赎回,缺乏合同依据。

法院认为,涉案的私募基金回赎条件尚未成就。这意味着远盛公司依然无法赎回。

二审维持一审判决:吴声资产、中信建投(托管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远盛公司提供“吴声固定收益1号私募基金”在2019年8月23日的基金份额净值数据。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友情链接:365体育官网| sa36亚洲第一品牌